区块链藏品平台为何关闭积分兑换

发布时间:2024-05-23 15:12:41 来源: sp20240523

  区块链藏品平台为何关闭积分兑换

  投资者:购买的用于产生积分的商品大幅贬值

  “当初花25万买的一套《伞兵归来》+《pindication》,现在只值3000元,缩水99%。我的总投资是400多万元,损失了几百万。”近日,不少投资者向北京青年报记者反映,区块链藏品平台“nice”于11月关闭积分商城,造成不少投资者花费几十万、上百万元购买的用于产生积分的商品大幅贬值。

  因资金问题关闭积分平台

  “之前高价买他们的藏品会每天产生积分,积分可在商城换实物,现在他们出了新的规定,取消产品积分,11月29日积分商城也关闭了。”消费者郑先生(化名)告诉北青报记者,nice平台最新出的规定让他无法接受。

  北青报记者了解到,积分商城来自nice平台推出的一个板块,其中的商品以“区块链溯源”“收藏属性”为卖点,定期发售部分实物商品,如版画、储蓄罐、卡牌等。这些商品可以产生积分,积分又可以兑换一些高价的商品。多名投资者说,nice平台的CEO周首在直播和官方微信群中曾介绍说,积分还可以兑换保时捷汽车、爱彼手表、劳力士手表等高价值商品。

  郑先生表示,曾购买了大量可以产生高积分的商品,“我在平台一共花了50多万,每天产生1199积分,之前也兑换过一些产品,比如茅台酒、戴森吹风机等这种价值2000元、3000元的东西,加起来有1万元左右。”

  对于关闭积分商城的理由,平台工作人员表示:“公司已经没有资金可以继续供应积分商城的产品,关闭积分商城是为了将公司继续运营下去而进行的改革。”对于投资者的损失,平台不予置评。

  有投资者花费数百万元进场

  “去年6月21日我花18866元买了一个盘子,从那时开始陆续在nice平台上入资400万余元。”投资人延先生(化名)告诉北青报记者,18866元的盘子每天产生10积分。

  “当时,积分商城是3万积分能兑换50万人民币的表,前几天我5万多积分只能换2000多元的包。而现在,积分商城彻底关闭了。”延先生说,一开始可兑换的实物商品充足,后来商品的选择越来越少,大多显示“已售罄”,再之后平台推出了“竞宝”活动。根据官方平台发布的积分商城界面显示,用户共分为荣耀、钻石、白金、黄金、白银五个不同的等级,根据每天产生积分不同可分配到不同的等级,用户只能在自己的等级范围内竞争相对应的产品。每个用户每个月只能换同一个产品。产品数量很少且竞争激烈,一些热门产品甚至需要“拼手速”才能抢到。“由于商城内的商品越来越少,投资者们只好下血本来竞拍这些实际不值钱的商品,资产严重缩水。”延先生说。

  关闭积分商城后,12月1日的商城公告显示,开启《天使勋章》卡牌的转售服务。根据平台此前发布的产品《伞兵版画》+《pindication》分别兑换99张和64张《天使勋章》卡牌来计算,刘先生花费25万元购买的这一套卡牌藏品,如今只值3200多元,缩水99%。不少投资者表示,自己的投资都在50万元以上,不乏有人投资数百万元,损失巨大。

  “限量藏品”编号重复

  针对商城中的“限量藏品”,有投资者吐槽,一些号称限量的藏品“编号重复”。名为《教导者》的版画编号为0014,这个号码仅10月22日就交易了4次,且价格相同。0056号、0250号、0011号等多个藏品都发生了类似情况,“官方所说的版画藏品,所映射的实物完全不具有价值,完全不具有售卖收藏和二级市场的价值。”nice官方承认了这一行为,随后发布了《教导者》版画编号调整公告。

  律师

  平台对积分的宣传或涉嫌“欺诈”

  nice最早是一个球鞋转卖的平台,其披露的公司财报显示,2022年一季度收入5.27亿美元,同比增长15.9%,云收入2.95亿美元,同比增长29.2%。早在2019年9月24日,nice曾推出为期7天的闪购满减活动,闪购无须真正发货,大量用户进行购买和转卖操作,单品价格走向出现异动,supreme开季免费赠送的玩具伞兵一度从50元涨至2200元。9月27日,公司创始人兼CEO周首发布致歉信并表示愿意承担责任,由nice官方出面回购9月24日至26日买卖中涉及违规和不正常价格交易的闪购商品。

  炒作风气为何屡禁不止?北京盈科(杭州)律师事务所的方超强律师认为:第一,这种手段的行为相对“高明”和隐蔽,从执法层面上很难判定是否构成串通;第二,无需通过串通,也可通过较大的体量造就产品的稀缺性;第三,相当多的人被暴利诱惑,充当“韭菜”入局,参与“击鼓传花”的人多了,价格就越传越高;第四,有所谓的“潮品”平台,为炒作充当线上交易市场,却在平台监管上疏于管理。

  北京市时代九和律师事务所的许桂林律师对北青报记者表示,平台对于积分的宣传及其后续做法,属于“虚假宣传”,或涉嫌“欺诈”。

  本组文/实习生 梅靖晗 本报记者 温婧 统筹/池海波

  (北京青年报) 【编辑:付子豪】